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喜悦家园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1329|回复: 1

重新认识老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9 16: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话“老子”——揭示一个绝非道家的“老子”                                                                    作者:日光山上                                         


“老子”正名

  大凡了解一个思想者的思想一般会从他的师承、人生际遇、思想发展脉络、社会时代背景等资料入手,而研究老子及其思想却难与这些方面产生密切关联。因为关于老子其人留给我们的历史信息是在是少之又少,且多以语焉不详。就像我们今人所能见到的老子画像多是一个白发白须飘飘然然的老者,或者让你觉得样貌矍铄,或者让你觉得仙风道骨,至于其本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已无关老子本人是否会作何感想。世事往往这样,最重要的不是你本人怎么想怎么看,而是别人怎么想你、怎么看你。三人市虎,事情往往以讹传讹以至于大家怎么想怎么看反而成为了所谓的真实。也许我们永远无法了解生活中的老子究竟是什么样子:他是否深爱着他的妻子与儿女,他是否与朋友高歌纵酒而通宵达旦。他流连的曲水岸边,他登高而望的峰顶崖岸,到底是怎样的一幅景致。所有的一切在时光的掩埋下已淡然不知所踪。时间愈久,老子的身影愈加淡化为一个文化和思想的符号,也愈加与他自己的著作《老子》融为一体。
  对于老子本人的认识可知者寥寥,而对于老子的思想却可以通过《老子》这本书进行了解。事情于此反而有了让人无法解释的奇妙变化,明明是白纸黑字的灼灼之言,后人们的理解与解释却不尽相同,以至于形成了后世千人千面的百家之言。一幅风景仁者见仁,一本书、一个人的思想对于每个人产生什么样的感悟也必然会有所不同,而且也无从证明谁的理解就是最标准的著者原意。但是,对老子本人我们无从了解只能算是历史的遗憾,可对老子思想的精髓被任意曲解随意妄用却是我们后人难逃其疚的悲哀。其中最大的根本问题就在于后人对老子的道家创始人身份的定义,并且将其思想归入道家流派。对老子而言,倘若死而有知,一定会为这个身份和思想上的归纳莫名所以。对此,我们绝然不能漠然视之,因为这关系到我们在什么方向上去效法和继承老子思想,并在实践中是否具有将其作为我们今人行为准则的意义。因此我们还原事情本应为世人所知的本来面目,对老子思想的认识与发扬必然有着决定性意义。




                   -------------------------来源网络http://bbs.tianya.cn/post-no05-309612-1.s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4-5-9 16: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 絮语


  凡事都要有个开始。咱就从自我介绍开始吧。我叫老聃,男。籍贯是楚国苦县历乡曲仁里。出生日期因户籍档案遗失,无法提供一份比较详实的证明。但似乎也可以推算一下,孔丘那年到洛阳来拜访我时他自己说是34岁,想想人家都过了而立之年了还大老远来找我切磋,想必我那时应该大概、可能、或许多少有些名气了。在我们那个信息传播速度非常之慢的年代,能获得年轻人的尊敬你不年过半百怎么好意思。况且,说句很不谦虚的话,我们两人的思想理论怎么看都像建立在两个时代的基础上。因此,大家推测我比小孔至少大20岁左右,或许更大,还是非常靠谱的。按你们公元纪年,小孔是公元前551年出生,所以说我是公元前571年出生。这个呢,我真不介意。只要大概知道我的历史坐标、时代背景则可。真实年龄嘛,多点少点不差啥。
  我的职业是政府公务员,大周国的国家图书馆兼档案馆馆长。让我介意的是后来总有人说我是隐者,还尊我为道家之祖,我真是受之有愧。论行政职务,咋说我也是省部级副职,比小孔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兼检察院院长的厅局级正职还要高一级。所以说咱也是正宗体制内的人。还有,不客气地说,小孔连一篇署名论文都没发表过,我好歹也撰写过以我命号命名的专著《老子》。从政府职务到社会贡献,无论哪一点也不能证明我是个隐者。要说我是儒家之祖我到真是不会客气。开玩笑?真不是。想当年,我主持葬礼的时侯,小孔只是给我打打下手。结果,你看人家混的。其实我说这些到不是争什么,只是被很多人误解,你说我怎么也不会兴高采烈吧。
  真正想了解我,还是读读我那本《老子》吧。小孔说过:“名不正,言不顺。”先简单说说命名问题。在我们那个年代,个人写文章是没有书名的,只有政府指定出版物才有明确的书名,比如历届政府文告集叫《书》,国家、团体、个人行为决策学叫《易》,红色经典史诗和民歌汇编叫《诗》。用简单的一个字以示区别而已。而且政府还组织专门的学者学习、研究、完善,以此保证其传承有序。至于民间人士,自己有了什么心得就找块竹简写下来,而且还基本只能是理论要点、思想精华才可以,否则厚厚的几摞竹简还真没地方放,而且保管起来也特别麻烦。所以大量阐述、论述、注释这些观点的理论内容只能靠老师和学生的记忆力一代代心口相传。因此说,给文章起个篇名基本没这必要。所以大家也都习惯了不起篇名。我也随俗,没给自己的著作想个响亮点的名字。等到了战国,有那么一百来家学者开始争鸣之后,文章多起来了,但大家也没有按文章内容命名的习惯,只是根据这门学问的学术带头人的姓氏,加上尊称“子”,以示区别。所以我的专著第一次有了名字《老子》。那时还有一种命名方法,就是把每篇文章的前两个字抽出来命名,于是按上下两篇的第一个字命名为《道德》。有组织就是好,等到道家成为一个宗派后,他们对我的文章特别感兴趣,在没经我许可的情况下就在我的《道德》后面加了个“经”字称《道德经》,以示我这篇文章在道教经典中的重要地位。此外,还有根据文章的字数称《老子五千文》的,等等如此,就不一一列举了。其实,按文章内容命名最好,可以全面反映作者的主要观点,那样我的这篇文章就可以叫《遵循自然法则建立人类大同社会管理组织及民众道德建设的哲学思考》,或者简单点就叫《社会管理与民众道德自我诉求的哲学思考》。咋样,特有科学范儿吧。
  刚才说过,我们那时候的知识传播主要靠师生间的心口相传。老师会把自己的全部知识和心得传授给自己的学生,如此代代相传。这就会产生个问题。大家都玩过或看过传话游戏,第一个人说的话到最后一个人复述出来的时候肯定多出来或少点东西,能不面目全非基本就可以获得胜利了。所以,在这种教学方式下,多个字,少个字,多句话,少句话,改个字,换个字,太稀松平常了。最牛的是,还有些人不署名、不要著作权,连稿费都不要,就把自己的想法一大段一大段的往里加啊,真是感动的你是一把眼泪、一把眼泪的。所以,目前我的那本《老子》已经衍变出各种各样的版本。还好,晋朝王弼那小伙的注本一问世,许多演绎的版本和注本自感相形见绌,自然而然就销声匿迹了。世事往往就是难以按理想的状态前行,我的思想也就在别人的传述中离我渐渐相离。我想,除了豁达我别无所有。
  回顾我生活的这个时代,距我们平王把国都从镐京迁到这里已经有200多年了。一茬又一茬的庄稼显得这片土地永远是那么地闲适,而局部安逸的错觉又让你无法从中体会出时空下隐藏着变革的躁动。
  我的工作就是摆弄着一片片斑驳的竹简,上面有些字迹已经渐渐模糊,我要逐个把他们认出来,再重新誊刻到一片新的竹简上。历史就在我指尖滑过,一切像离我很近又离我很远。一片片竹简可以渐渐残败,一栋栋楼台可以随岁月湮没,一个个王朝在经历繁华后也逐渐在历史的长河中渐行渐远。
  世界有什么东西可以永恒吗?一个旧王被赶走了,新王来了,可王位依然高高在上而离民众那么遥远,我们这些民众的幸福到底在哪里呢?一个旧霸主衰落了,新的霸主兴起了,新兴的霸主可以替代另一个老去的霸主在发号施令,可天下的和平在哪里呢?
  洛邑的天空依旧不那么通透,总是让我有一种闷闷的感觉。此刻,我什么也不想说,就想静静的坐着。人的一生,时间这东西也许是最充足的东西了,让你有时感觉好像用也用不完。
  我想离开这里。可又能够去哪里呢?
  去哪里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天谁能把我的思想变为民众幸福的现实。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9-6-18 22:43 , Processed in 0.09011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