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喜悦家园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2389|回复: 1

[资料] 零极限的生活方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4 22: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节选《零极限》网络版   

他要求去看看我们将要进餐的房间在哪里。那是在德克萨斯州奥斯丁市区旅馆顶楼的一个舞厅里。经理和蔼地带着我们进了那间包厢。慧林博士问我们能否单独呆一会儿。女经理同意了并出去了。
  “你注意到了什么?”他问我。
  我环视一周说:“地毯不干净。”
  “你接收到了什么印象?”他问,“没有什么对与错。你接收到的不一定是我接收到的。”
  我让自己放松下来,聚焦于当下。突然,我感觉到一个巨大的充塞,疲劳和黑暗。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或那什么意思,但我还是跟慧林博士说了。
  “这间包厢累了,”他说,“进进出出的人们从没有爱过它。它需要肯定。”
  我想那有点怪,一个包厢跟人一样,它也有感觉?
  哦,管它呢。
  “这个包厢说它的名字叫希拉。”
  “希拉?这个包厢的名字?”
  “希拉想知道我们很感激它。”
  我并不知道如何做出回应。
  “我们要请求在此举办活动的许可。”他说,“所以我问希拉是否可以。”
  “那她怎么说?”我问。感觉这样问很蠢。
  “她说可以。”
  “哦,那就好。”我回答到,回想起我付的这个包厢的订金是不返还的。
  他继续说:“曾经有次我在一个大礼堂里要做演讲,我找了个座位。我问,‘是否有谁我没有留意到?是否有谁有问题我需要关注一下的?’有个位子说,‘你瞧,今天有个人在前面的研讨会时坐在我这里,他有财务问题,我现在感觉糟透了。’所以我清理了那个问题,接着我看到那个位子直挺了很多。之后我听到,‘好啦,我准备好迎接下一位坐者了。’”
  他现在在跟椅子对话?
  无论如何我开放我的头脑去聆听他这一些不一般的方法。他继续说到:
  “事实上,我在试着教这间包厢。我跟她里面的每一样东西对话,‘你想学习如何实践呼珀珞珀珞吗?毕竟,我很快就要离开了。要是你能自己演练这个方法不是很好吗?’有些回答说好,有些说不好,有些说‘我很累!’”
  我记得很多古老的文化认为每一样都是活的。吉姆·帕斯范德·艾维在他的书《清净》中解释说,每个场地往往囤积这能量。认为房子、椅子有感受并不应该视作疯狂。这是个开拓脑界的想法。如果物理学是对的,那么只有能量让我们感知起来是固体的,那么跟房子、椅子对话,就是一种重整能量的新的、清洁的形式。
  但是椅子、房子也会回话吗?
  那时候我可是没能理解。

  我们在那间包厢里呆了大约30分钟。就我所知,慧林博士走了一圈来清理这间包厢,请求宽恕,去爱希拉,然后清理,清理,再清理。
  之后,他打了个电话。他告诉电话那头的人他所在的位置,并描述了一番,然后问她怎么看。他看起来像是在确认自己对此的看法。等他挂了电话,我们在一张桌子前坐下来开始聊天。
  “我的朋友说只要我们爱这个包厢,它将允许我们尽情用餐,不限时间。”他告诉我。
  “我们如何爱她?”
  “只要对她说‘我爱你’就可以了。”他回答到。
  那看起来很傻。对一间包厢说“我爱你”?但我还是尽力去做。我早先就学到,你不必真的感觉到“我爱你”而让其生效,你只要说就好了。那我就说吧。当你说几次之后,你就能开始感觉到了。
  沉默几分钟后,慧林博士又说了些睿智的话:
  “我们每个人具有的记忆或灵感对每件东西都有直接或绝对的冲击力,不论是从人还是矿物、蔬菜还是动物。当一个记忆在一个人的潜意识里被神性转化到零态了,那么它就在所有的潜意识里被转化到零态了——所有人的。”
  他停了一下,又接着说:
  “所以,无论当下在你的灵魂里发生了什么,它也同时发生在所有灵魂里。意识到这个是多么美妙的事啊!而更妙的是,我们该感恩这一切。我们能亲近神性创造者,终止在我们潜意识里的记忆,到零态。并且用神性的想法,语言,行为和行动充满你的和所有人的灵魂。”
  对此你会怎么回应呢?
  我能想到的就是,“我爱你。”


心探索电子杂志 人物:素黑:衣物贴身 食物入心


衣物贴身 食物入心
采访/董河  摄影/徐磊 摄像、剪辑/郑无边 场地提供/皮娜鲍什下午茶
心探索:素黑的一天是如何开始的呢?
素黑:每天,太阳什么时候醒来,我就醒来。猫在叫,“我要吃东西”,我一边喂猫,一边就去清理,先把整个空间洗一洗,好像洗澡一样。一天的开始,干干净净,重新来一次。
擦一擦家具,就好像在跟它沟通。家里每一个静物,我当它是一个家庭成员,不是“用它”,而是“我们同在”。我回家第一件事:“哈喽,你好吗,我回来喽。”它们需要爱,不是我们很容易迷失在里面的所谓的“爱”,而是很基本的“你有没有尊重它,你有没有照顾好它”。
我们通常的心态是“我希望放什么在家里”,问过空间的需要吗?我做音乐会、开课、演讲,第一个要求就是先给我空间的照片,问问它:“你是不是需要我?你是不是想跟我交朋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别勉强你。
有时候你觉得郁闷,其实因为这个空间郁闷。它舒服你才舒服,我们是一起的。同样的,我们的身体其实一直在敲门:“喂,休息了哦,很累了哦。”你不管它,我痛给你看。
心探索:在你的身体感觉累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来爱自己呢?
素黑:走动是我每天必须要做的,我会自己做饭,利用去买菜的时候去休息;很累很累的时候,我静静地坐着,猫猫就会过来,跟你在一起,咕噜咕噜——它的振频太好了,它是我能动的音叉,给我136.1Hz的爱。
还有,一定要有声音,每天早上听听铜磬,太累的时候,我会弹钢琴。弹钢琴可以进入催眠的状态,而且那个flow不会停,有些人去跑步,跑到一个很high的状态,不会累的。钢琴是我的运动,在里面我会忘记时间——原来弹了一个小时了,我还以为只有十分钟。
音乐有它的旋律,也有它的世界,这是一个特别的系统,当我的系统乱了,我可以到这个系统里面转换能量。
心探索:缝衣服也是你休息的方式之一吗?
素黑:我很喜欢跟衣服在一起。这件衣服是我自己设计的,很感谢我的设计师,他用的布料好像树皮,我喜欢去抱树,穿着它,就好像带了一棵树来北京。摸一下,你听(沙沙),衣服有声音的。你可以听衣服,就好像我常说的“观音”(素黑自创“观音定心法”)。
衣服重点不在穿,而在选和看。我们常常在意“有没有把我穿得好看一点”,有这个心态,你怎么样也不太好看(笑),因为你觉得自己不够好看。其实应该是相反的,“我够好”,或者是“好不好没问题”,我穿它,就好像跟它恋爱,去衬托它的美丽,我也美丽。
衣服是我们第二层皮肤,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比你的爱人更亲密,爱人睡在你旁边,但是你跟衣服是一起的。
心探索:你很喜欢和衣服相处,但是你在演讲时似乎说过,你的衣服并不多?
素黑:一件衣服如果不破,我可以穿一生。我喜欢改衣服、补衣服,连一个塑料袋也要补的。昨天收拾行李,发现放衣服的一个塑料袋破了一个口,一般人肯定会丢掉换新的,但是,只破了一点点啊,我就拿胶带补好它,还像新的一样。之后那几秒钟,我的喜悦,不能形容的。
我其实很累,甚至有很大的创伤在生命里出现,昨天。但是就是因为那个塑料袋,它给我几秒钟的喜悦,到现在也非常感恩,我觉得我很幸运,一个塑料袋可以治疗了我的悲伤,它救了我一命。
下一本书,你会看见我这篇文章:《补一个塑料袋》。补了它,你的婚姻就没有问题了,你可以补你跟伴侣的关系,因为你真的懂得补它,你没有看不起它,你没有放弃它。
心探索:一针一线地缝补衣服,那个过程是什么样的感受?
素黑:你会看到一个过程:在时间里,一样东西一点一点地变成另一样东西,很可爱。做饭也一样,水和面粉在一起,加热,等待,你看着它像魔术一样变化。然后吃下去,变成你细胞的一部分。不是吗?衣服是贴身的,食物是入心入肺的。
最近我常常教大家喝普洱茶,中国人常常喝茶,但是我们不懂得喝。我在书里说,“自爱很具体,从喝好一杯水开始”,不是开玩笑的。杯多大?是高是矮?拿起它的时候,有没有感觉水的温度?有没有先看一下、闻一下?有没有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它?人的身体里面70%以上都是水,我们跟水的关系不好,也不可能跟自己的关系好。
喝好一杯水,才问什么是爱。喝完之后不舒服,就像爱一个不对的人,在一起不舒服,你还以为你很爱他,假的。从身边最平凡的东西开始尊重,你就懂得爱了。你会越来越细,细到连一个塑料袋破在哪里你都看得到。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受:零极限不光是念4句话,最重要的事情是,融入生活,是一种生活方式,或者说生命的态度。


发表于 2014-5-6 18: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4-1 15:28 , Processed in 0.098894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